好吃懒做

【郑柳】十二月十八日第三次月考

冬天的实验楼很是阴冷,阳光甚至照不到窗沿,光是干坐着俩小时都算得上酷刑。


可是没人干坐着,宽敞的实验室里稀稀松松坐了三十几个人,个个目光如炬,笔走龙蛇。


柳天搁下笔,搓了搓冻僵的手指,又捂了捂冰冷的鼻尖。


他抬起头很快地扫了一圈,监考老师显然是冷得坐不住,跑到走廊上晒起了太阳,有几个人写完了题目把考卷翻得哗哗响。忠胜也写完了吗?柳天转了转头。


然后和郑忠胜四目相对。


柳天愣了一下,接着笑了,冲郑忠胜比了个剪刀手。


郑忠胜张了张嘴。


什么?柳天皱了皱鼻子。


郑忠胜又重复了一遍。


柳天以为他想问答案,于是捻起了考卷。


结果郑忠胜摇了摇头。


他隔着两排座位,从考场的另一头丢出了什么东西。


柳天不是很费力地就接住了。


掌心躺着一只暖宝宝,有点烫。


他再抬头,郑忠胜已经转了回去,刷刷地写着字。


柳天反应过来了,郑忠胜刚刚是在问他冷不冷。


这人真跳跃啊。



监考老师一回来就看到有个考生捏着个暖宝宝笑得傻兮兮的,笑什么啊,考得很好吗?


考场另一边的郑忠胜装模作样地又把大题从头到尾算了一遍,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用双手捂住了发烫的脸颊。






fin



我一辈子都不想再在实验室考试了

简直没人权


评论(5)
热度(12)

© 柳天的裤腰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