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吃懒做

【郑柳】加班日常


柳天坐在办公室里看着下属递交的计划表,难得地发起了呆。


不,并不是因为这份计划表有多么惊为天人,而是他的饥饿感扰乱了思维。


柳天努力地让自己从糖醋排骨和鱼片汤编织成的美妙遐想中挣脱出来,把注意力集中到计划表上去。


然后他陷入了由炸鸡腿和羊肉串等编织成的不是那么有逼格的遐想里。


柳天绝望地捂住了脸。


他昨天傍晚突然接到顶头上司兼儿时玩伴的电话,王婉茹在电话那头用“党要派给你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相信你这样具有革命觉悟的好同志一定能不辱使命”的口气丢给他个麻烦透顶又时间紧迫的工作,并诚恳地解释说自己正在和水蛙集团谈合作事项,实在抽不出闲暇。


于是柳天就从回家路上转了个头又回了公司,一刻没停地工作到现在。


除了刚到公司时人事部的小姑娘分给他的一袋甜甜圈,他什么都没吃。


这么掐指一算他都快饿了十五个小时了,加上熬夜带来的负面debuff,柳天觉得自己随时都可能从椅子上栽下去。


他掏出手机给上司的助理兼自己的同居人发了一条短信。


半个小时后郑忠胜来了,拎着一个跟他的装束和气质实在不怎么相符的粉红色塑料袋。


柳天看着郑忠胜从塑料袋里掏出了一盒特浓黑咖啡和一袋茶叶,同时一本正经地说,家里找不到其他的塑料袋了。


柳天绝望地把头埋进了满桌的打印纸中。


这一举动成功引起了郑忠胜对柳天办公桌惨状的注意。


望着那乱得堪比被秦义绝扫荡过的无日峰的办公桌,郑忠胜轻声叹道,“天啊。”


“叫我干嘛。”柳天答道。


“……”


郑忠胜体贴地问,“你要咖啡还是茶?”


柳天捏碎了脑海里跳荡着的热汤面的幻想,“咖啡。”


郑忠胜沉默了一下,“空腹喝咖啡对胃不好。”然后开始泡茶。


那你为什么还要问我。柳天心说。


于是柳天在茶香中继续工作,郑忠胜在边上帮他整理满桌的资料和报告。



如果此刻有人路过柳天的办公室,一定会对“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气”这句话有更深刻的认识——何况这两个认真工作的男人本身就长得足够帅气。


如果这个路过的人再多停留一会儿,还可以看到郑忠胜把整理完的文件放好之后,自然又熟练地给柳天捏起了肩膀,看上去贤惠极了。


肩膀在力道适中的按摩中减轻了负担,同时也让柳天觉得意识更加朦胧,他甚至好几次把文件里的“风帝”看成“凤蹄”。


那是什么,泡椒凤爪和卤猪蹄的完美结合吗。


他在跌入梦境之前听到了郑忠胜的声音,好像很近又好像很远,柳天用几乎停止运转的大脑分辨了半天才组织出“你想吃什么我去买”这句意思完整的话,而不是每天晚上躺在床上听的“你睡着了没”。


柳天觉得自己的唇齿舌头已经分离出了灵魂,拥有了自我意识,所以才会有一个从没进入过大脑的名词脱口而出。


“光饼。”他说。


炸鸡腿的遐想又low了一个等级。


但是没关系,光饼也很好吃的。柳天在心里默默地安慰自己,非常干脆地闭上眼睡着了。


郑忠胜提着一袋光饼推开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情景,西装革履的英俊男人像个上课打瞌睡的高中生那样收着手臂垂着脑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看文件。


郑忠胜回想起了他们一起度过的学生时代,和柳天上语文课时变幻莫测的睡姿。


哦,还有那张他悄悄塞进柳天课本里的没有署名的纸条。美好的青春里总是躁动着灼灼的情感,羽毛般纤细,太阳般耀眼。


虽然后来郑忠胜发现那本课本是柳天找隔壁班的人借的。


如今郑忠胜非常庆幸柳天从未发现过那张傻逼到家的纸条,这成功维护了他稳重靠谱的形象。


郑忠胜轻手轻脚地把柳天挪到了沙发上,看上去贤惠极了。


柳天半睡半醒地睁了睁眼——他被郑忠胜的长发扫到了下巴。


郑忠胜握住撩开他头发的手,在柳天的唇角不轻不重地吻了一下。


“睡吧。”




fin



撸这篇的时候我饿了一宿还只睡了俩小时

感觉脑浆都变稀了(

在昏睡的边缘梦到了回老家路上服务区的光饼。光饼真的很好吃。

从上面那些瞎七瞎八的胡编乱扯里可以看出当一个语死早的理科狗失去了逻辑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评论(16)
热度(17)

© 柳天的裤腰带 | Powered by LOFTER